今贵州新闻网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贵报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625063
贵阳市宝山北路372号贵州日报报业集团大厦5楼
联系电话:0851-86625063
邮箱:JINGUIZHOU@163.COM
备案号:黔ICP备16004452号-2

留住时光 | 缅怀董克俊先生

2019-03-14 00:36        


编者按


贵州著名画家董克俊先生于今天凌晨逝世,享年83岁。


董克俊生于1937年,重庆人。一级美术师,曾任第四、第五届中国美协理事,贵州省美协副主席,贵州省文联副主席。擅长版画,兼作中国画、油画。作品有《春返苗山》《雪峰寓言木刻插图》《山气》等。曾获全国版画展创作奖、鲁迅版画奖、贵州省文艺创作一等奖、贵州省版画大展特别奖等多种奖项。


1980年,董克俊创作代表作《雪峰寓言木刻插图》,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轰动整个中国美术界的“贵州美术现象”由此展开。董克俊作为其间的领军人物,其艺术理念和创作实践,都在贵州美术史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


在其自传《命运的重量》开篇小述里,董克俊曾这样写道:“人的一生并不算太短,但过起来只是一瞬间的事,当人想到要留住时光时,已经晚了。”


这里,我们截取三年前贵州日报记者舒畅“小舒请教”系列董克俊访谈片段,深切缅怀艺术家董克俊先生。



80岁生日宴上的董老



舒畅:其实这个采访早就应该做了,它和这个系列的上一个访谈(上一个采访对象是蒲国昌老师,您的老哥们)之间相隔的时间已经太久。可我是一个病入膏肓的拖延症患者,我计划了很多次要马上采访您,可是计划对于我,所有的功能好像就是用来辜负——从学生时代的学期计划、假期计划,到现在的工作计划。在一个争分夺秒机不可失的大环境里,我不可救药的懒散、磨蹭和被动。很多的事,我总是想想又放下了,再想想甚至根本就不做了。对于一个本来就没有多少天赋和资本好挥霍的人来说,这真是个雪上加霜的致命伤。不知道您这样卓有成就的艺术家,也会有像我的拖延症一样终身不治的顽疾吗?如果您当个评委为自己亮分,回望您大半个世纪的人生,您对自己的哪些品质和作为打最高分,哪些打最低分? 

董克俊:你要我这个老者用人生秘籍为你指点迷津,其实我们是两代人,我的宝典不一定能解开你的心结。我从未有过你这样的闲雅的状态。一边吃香喝辣,一边握住手机发微信,抢红包,同时又要策划采访计划方案之类的事,这种当代节奏下的生活方式与我是有距离的。我记得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人生较早的篇章中是少有闲暇时间的。我总是和画笔、颜色在一起,那一天不画画,我会感到空虚白过。在工厂里,为个人画像,写大标语,抄大字报,刻钢板,晚上睡觉之前,还要画两三小时的家庭生活速写,时间真不够使唤。星期天,在黔灵山公园准找得到我,我和妻子吕恒芬、儿子董重总在那里。黔灵山的树林小径被我们走遍画遍了。只有在湖中游泳,那才是真正的休息。董重的童年就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中度过。这个时期我结识了很多朋友,我的家成为艺术沙龙,谈艺术,交换看作品。一杯清茶,满屋欢乐。一间十五平米的房子装满青春岁月的喧哗。


1965年董克俊在他的作品前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调入了市群众艺术馆,由一个工人变为专业美术工作干部。在艺术馆,我的社会空间更大了,事也更多,专业性更强。我多年自学的功底有了用武之地。办画窗,办画展,组织各种美术活动。同时又结交了一些新朋友。这些人都是当时贵阳美术界的中流砥柱。我的成名之作《雪峰寓言木刻》也是在艺术馆时期完成的。一百余幅作品,两个月时间,这是不可思议的青春速度。


带儿子董重写生,1971年


在我的人生宝典里没有清闲两个字。很多事都是在相互交错中进行。退休后有所改变,社会事务少了,精力集中在艺术创作中。但并非成天作画,在懒于画画的空隙中我往往自己动手托裱作品,让思想放松下来。现在我的托裱技术已很高超,托四尺六尺的画,我一人即可完成。这种工作过程是非常有意思的。我认为艺术家并非不食人间烟火,游手好闲之徒,经常也可以做做工匠式的工作,品尝人生的另一种活法。回望我这段人生历程,比我的预期好了很多。我尽了力也就如此而已。令我最大的遗憾是在十年前,我忽略了眼睛的问题,以至于造成今日不可逆转的眼疾,这很可能会提早终结我的艺术生命。


文/舒畅

文字编辑/邱奕

视觉编辑/彭芳蓉

编审/李缨 黄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