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贵州新闻网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贵报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625063
贵阳市宝山北路372号贵州日报报业集团大厦5楼
联系电话:0851-86625063
邮箱:JINGUIZHOU@163.COM
备案号:黔ICP备16004452号-2

张钧杰:车站又闻《喜洋洋》 | 改革开放40年征文

2018-12-05 16:56        


   

宜宾火车站站台上,来去匆匆的我在等车。突然听到车站广播里传来一首轻松活泼的乐曲,居然是民乐合奏十大名曲之一的《喜洋洋》。已30多年没在火车站站台上听到这首曲子的我,颇感意外和惊喜,思绪不禁一下子拉回到30多年前,想起了由这首曲子带来的很多关于铁路的回忆。


印象中,上世纪80年代早期,那时还只有七八岁的我,作为一名铁路子弟住在安顺火车站对面的家属区。每天上学往返回家,有时会跑到站台上溜达玩耍,最常听见的,就是火车在旅客快上车和出发后,一直播放《喜洋洋》。这首曲子节奏欢快、喜庆,旅客听了感到很愉悦。进入90年代后,这首曲子渐渐地消失了,也许是时代变了,管理服务也变了,好像车站也没有在火车出发前播放这支曲子或其它的乐曲。


   而现在,突然在宜宾车站听到《喜洋洋》,记忆的闸门忽然被打开,仿佛看见30多年前,住在铁路边的我每天被吐着白烟的“上游”蒸汽机车吵个不停。我站在铁路边,望着云雾缭绕的火车“呜呜呜”地驶向前方,心想:这趟火车又要到哪里?过几天他还会回来么?


  听着《喜洋洋》,我渐渐长大。每天,我都在车站假山下面那个有喷泉的大水池里游玩。我发现,叫唤不停、吐着云雾的蒸汽机车越来越少,铁路边挺立着密密麻麻的水泥柱,水泥柱上有高压电接触网,电力机车取代了蒸汽机车。电力机车不像蒸汽机车那样会惊天动地的嘶鸣,两种车型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轮子碾过铁轨接头时发出的“咣当咣当”的有节奏的声音。我记得,这时已经到了1986年。


2000年,我从贵阳铁路司校毕业,来到六盘水机务段成为一名电力司机学员。在云贵高原的崇山竣岭,我跟随不同的师傅,春天,穿过安顺和贵阳金灿灿的油菜花田,感受火车奔驰在春天原野里的气息;冬天,越过六盘水和宣威的高山峡谷,领略巍峨大山的壮观和冬阳的丝丝暖意。无论是城市归家的旅客,还是乡村赶着猪坐着“慢火车”赶场的乡亲,都幸福地坐在我们驾驶的火车上,演绎着属于自己的人生和生活。


2010年后,西南铁路进入高铁时代,贵广高铁、沪昆高铁、西成高铁,一条条银龙朝发夕至,把山对海的呼唤演绎成天堑变通途的时代华章。


曾经的《喜洋洋》,承载着诸多期望和怀想,多少铁路职工用无私奉献,换来了举国上下喜洋洋。这首民乐大师刘明源已创作了60年的曲子,历久弥新,过去听了令人神往,今天听了,仍觉得亲切、温馨。

文/张钧杰
实习编辑/李佳璟
编审/李缨 陆青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