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贵州新闻网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贵报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625586
贵阳市宝山北路372号贵州日报报业集团大厦5楼
联系电话:0851-86625586
邮箱:JINGUIZHOU@163.COM
备案号:黔ICP备16004452号-2

刘洲:陌上花开缓缓归 | 改革开放40年征文

2018-11-09 17:32        




从记忆起,有一条小路,我每年都要走一次,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中专,再到后来参加工作,都没有间断过。


那条小路在湘黔边上,一头连着我的老家,另一头连着小姨家。我家属贵州,而小姨家属湖南。我6岁时,父亲外出搞副业遇害,全家5口人的重担全落在了体弱多病的母亲身上,生活甚是艰苦。那时小姨就是通过那条小路为我家送瓜果送粮食,使我们度过了难关。那条小路就像一根藤蔓,小姨家是根,而我家是这藤上的瓜果和叶片。


那时大家心中只惦记着吃的,我也不例外。我常去小姨家,因为在那里不但能吃到东西,而且在路上也能吃到野泡野果。


到小姨家有20里路,沿途要经田野、山谷,再翻山坡、梁子,然后走村过寨。在这条路上,春夏,我能吃到通红的三月泡、牛郎果,乌红的杨梅、嫩绿的刺苔;秋冬,我又能吃到脆甜的茅草根、香甜的野板栗,还有爽口爽心的野杨桃、野柿子。那时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就像一个扫描器,不滤掉任何能吃的东西。


唯独过山村没什么收获。其实那些山村也和我老家一样,都是又黑又老的木房,几条烂泥巴路将它们粘住,仿佛动弹不得的被蜘蛛网住了的蚊子。大家“出工一条龙,收工一窝蜂”,个个无精打采,我还能收获什么呢?


在那条路上,我很喜欢一种名叫“白鸡崽”的植物。“白鸡崽”生长在路边,像“老牛舌”,用木棍撬几下就可有收获。它的根白胖鲜嫩,有点像小鸡崽,吃起来脆香清甜,很是好吃。直到现在,走过那条小路,我都会禁不住要四下望望。


那时人们一直处于饥肠辘辘的状态。那条路上,我看到许多人去坡上砍柴后不是挖蕨菜根就是找野菜。那时我妈一坐下来就要说一句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上一顿饱饭,也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吃上饱饭哪?”


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分田到户后,我家才彻底解决温饱,才有多余的粮食来养鸭喂猪,才能穿上用“的确凉”“的确卡”布料做的衣服,才能提猪肉和鸭子去看姨妈。


从那以后,常听我妈发感慨:“真是做梦都想不到还能有这一天,能吃饱饭而且逢年过节还有肉吃。以后,日子还会更好……”


日子真的好起来了。许多村寨不但修通了公路,接上了电网,而且还种粮不交公粮。以前被砍光的山坡,也开始有了一片一片的绿色。我家也有进步,不但扶持我读完中专,还买了一匹马。我常和我哥买东西赶马去看小姨。在小姨面前,我和我哥争着说我们家变得如何如何啦,小姨高兴得直说“好了就好”。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就到了21世纪。一次从外面坐高铁回来,我突然想起老家那条小路:好长时间不走了,不知那条小路现在怎样了?到清明节时,我便请了轿车去看姨妈。轿车到姨妈家后,就走了。姨妈说:“车走了,你怎么回去?”我说:“以前都是来去匆匆,这次我想从那条小路慢慢走回去。”姨妈笑说:“那条路你还记得?”我说:“那条路在梦里我都记得。”


第二天回去时,小姨和表弟送我走了很长的路,才放心让我一个人走。我有些纳闷:以前还是孩子都没送,现在我长大了,为什么要送呢?


这条路很少有人走了,有些路段已起青苔,有的路段长满长长的杂草和金银花,以前那些黄的红的黑的烂泥巴路已不见,走在上面,有一种松软舒适的感觉。原先四处光秃秃的茅草坡,现在已是蓊蓊郁郁的林木了。那些空旷的山冲小路,有的已被各种绿树围拱成一绿荫荫的“隧道”;山上再也看不到砍柴的人了,密密匝匝的树木长出柔嫩的枝叶,散发出阵阵清香。哦,我终于知道小姨和表弟为什么要送我了,因为这条小路植物繁茂,人迹罕至,怕我有什么意外。


经过小村时,我发现原先那些老旧木房不见了,青砖瓦房取代过去的破旧草房。菜园桃花盛开,油菜田蜂飞蝶舞,鱼塘麻鸭戏嬉,好一幅人间胜景。


我不禁感慨:这条小路多像一段历史,记载着这片土地几十年来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一路上东瞧西望,不是采映山红,就是掐刺苔、摘牛郎果,仿佛还是当年。回到家时,月亮快出来了。老妈笑着埋怨我:“早就听姨妈说你出门了,直到现在才到家。”我说:“陌上花开缓缓归嘛。”并指着我妈看:我已把一大丛映山红,用花瓶装好放在桌上,如一团火,燃烧在这个静静的屋子里,暖意一点点地升腾起来。


文/刘洲

实习编辑/陈红梅
编审/李缨 陆青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