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贵州新闻网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贵报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625586
贵阳市宝山北路372号贵州日报报业集团大厦5楼
联系电话:0851-86625586
邮箱:JINGUIZHOU@163.COM
备案号:黔ICP备16004452号-2

陈霞:织金,长在恬淡如水的欢喜里 | 改革开放40年征文

2018-10-12 11:08        


童年是在织金的西环路过的,也就是现在高楼林立的金南路。


30多年前,实在不习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式乡村生活的母亲,在又一次和父亲大吵了一架后,一手拎着一只刷了红色土漆的木质行李箱,一手牵着两岁的我,在外公位于西环路的二层老房子里安营扎寨。


这条路上的房子,一水儿的低矮瓦房,屋里地面比门口的马路还要矮上一尺多,显得根基扎实。一个月后,父亲也带着姐姐从邻县一个小山村里的老家赶来,再也没有回去。


没多久,会做木工和泥瓦活儿的父亲,得到远在六盘水工作的外公允许,在外公家临马路的房子后面,属于母亲的自留地里,砌了一前一后两间房,有了自己的窝。再后来,父亲又用花砖在自家房子后面隔了一个天井,天井后面加砌了一间小房间和厨房。几年后,房子统统加了层。


我家房子的变化到此为止,直到前几年拆迁,烟消云散,直到现在我心底都有丝丝悔意,没有在老房子里多照几张照片呢。


与此同时,外公委托父亲帮忙,在我家房子旁边,建了比我家房子多得多的房子。新房子用水泥砖砌墙,临街的老房子两层拆成一层,地面填得和马路一样平,房顶打上水泥板,成了高大的新式门面房,身价涨了不少。再过几年,门面的地面抹上了水泥,继而又镶上了瓷砖。


外公家和我家的房子,再加上隔壁供销社的宿舍围墙,形成了一个四合院。待到外公退休后,和外婆一起搬回织金定居。房前房后,老两口见缝插针,一个养花、一个种地,花花草草、蔬菜瓜果,把小院打扮得格外动人。我在这个美丽的院子里,一直生活到结婚。


回想起这些老房子的成长史,我的鼻子翕动着,仿佛闻到了若干年前,父亲在外公家堂屋后面的小房子里,欢快地用推子推出的那些木花们,默默散发出的木香味儿。一声长长的之后,一卷木花从案板上飘落,我跳跃着跑去接住。那时候的我,很喜欢坐在一堆卷曲的木花儿中间,玩木花。有时候把木花折叠、卷曲、捣鼓成貌似花朵的样子,戴在头上做装饰;有时候又撕成宽宽窄窄的长条,挽在手腕上作手镯;还有的时候捏成一团和小伙伴们打木花仗……


一条街上,有大大小小几十个孩子。每天,我们都会纠集在一起打沙包、躲猫猫、跳皮筋。一帮孩子乌泱泱的,到哪里都一大群,极有集体荣誉感。下晚时候,一条街上,母亲们,间或有些父亲或者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们拖长了嗓门,此起彼伏的喊着回家吃饭了!后来,家里开了小卖部,顺便卖点烙锅。彼时,电视是非常稀罕的事物,我家在整条街上是第二家买电视机的,还是托关系买的二手货。每天晚上放《西游记》的时候,堂屋里用来卖烙锅的长条凳,统统搬到右厢房放电视机的小卖部里以供大家看电视。即便如此,还有不少人自带小板凳,大人小孩几十个,坐不下了,就钻到板凳的缝隙之间站着,把9平方米左右的小卖部,挤得满满当当。为了增加利用率,父亲把电视放在货架的高处,斜对着马路。这样,马路边又能容纳下十来个观众。


从那之后,家里开启了一年买一样新家电或家具的模式,聚齐了彩电、洗衣机、冰箱、电视柜、沙发、铁盘炉子等等物品。又过了几年,泥马路铺上了砂石,用马和人力拖着巨大的石滚子来回碾,据说不久之后要打成水泥路。我每天有空的时候,都会屁颠屁颠地跟着石滚子来来回回,听工人们喊着整齐划一的号子,乐此不疲。马路两旁种上了人行道树,大人们说是法国梧桐。我每天巴巴望着这些拖把杆一样粗的树苗,祈祷它们快点儿长大,好让我爬上去乘凉。

门口的马路还没铺上水泥,就被过往的车辆碾得坑坑洼洼。一到下雨天,每个坑里都一汪水。


后来,家门前的马路终于打上了水泥,家门口的那株法国梧桐也长到和我胳膊一样粗。我开始利用这棵树练习攀爬。我向来不善于爬树,练习了好多次,总算能坐到两米高的树岔上,一边晃着腿看马路上的神仙过路,一边顺手摘下两片叶子,握在手心里把玩。每当这个时刻,心里总会美得不行。


高考后,我到省城读书,又回到织金工作,兜兜转转换了几个单位,结婚生子,沉浸于柴米油盐的庸常生活不能自拔,都不曾离开这片伴我长大的故土。


国庆假期,我安安静静地坐在书房里,感慨万千地敲下这篇文字,脑海里浮现出罗曼·罗兰说过的一句话: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不久前的一个周末,我满心欢喜地在小城四处闲逛,不知不觉走到以前生活过的西环路,发现短短几年时间,这条路完全变了样,路面宽阔,高楼林立,熠熠生辉。


可是,闭了眼睛,以前的西环路上,那些老房子,依然如此清晰的呈现在脑海里:一草一木,每家每户,栩栩如生地活在我的记忆中。大概,它们已经抵达了时光的最深处,在记忆中得到了不朽。我们这些旧孩子已然长大成人;新的孩子们仍然生生不息,在奔跑嬉戏中,呼啸着长大。


我伫立在这焕然一新的光阴里,回忆着那些美好的旧时光,心满意足。然后勇往直前。


文/陈霞

编辑/彭芳蓉

编审/李缨 邱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