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贵州新闻网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贵报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625586
贵阳市宝山北路372号贵州日报报业集团大厦5楼
联系电话:0851-86625586
邮箱:JINGUIZHOU@163.COM
备案号:黔ICP备16004452号-2

超级链接的贵州博物馆

2018-05-16 16:30        


“超级链接”一词首次出现于2001年,以描述今日社会多渠道的沟通媒介,比如面对面的交流,比如电子邮件,比如即时通讯软件、电话以及互联网。随着全球互联网变得日渐复杂、多元和融合,在超级互联的今日世界,博物馆也融入了这一潮流。


2018年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国际博物馆协会将这一天的主题确定为“超级连接的博物馆:新方法、新公众”。据悉,国际博物馆协会每年针对这一特别的日子挑选主题,以反映社会关切的核心议题,同时提醒公众认识到,“博物馆是促进文化交流,丰富文化生活,增进人们之间相互理解、合作,实现和平的重要机构。”


据贵州省文物局统计,2017年贵州共有87家博物馆,分布于全省59个市区,吸引了2000万观众走进其中。作为一个地区文化社区和自然环境中无法分离的重要组成部分,博物馆正在贵州的社会经济文化发展中创造出各式各样的联系,发挥着超级链接的作用。


博物馆+公众


1958年5月1日于贵阳市北京路落成并开放的贵州省博物馆,目前已走过了60个春秋。2017年9月30日,贵州省博物馆新馆在贵阳市观山湖区林城东路正式开放。至今,约有30万名观众走进新馆,其间观展人数最多的一天有8000余人。



事实上,随着2015年发布施行的《博物馆条例》设有专门章节对博物馆社会服务进行了明确、具体的规定,越来越多的社会公众开始走进博物馆、了解博物馆、利用博物馆。博物馆已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文物收藏、保存、研究的专业机构,更是提供展示、教育、开放服务的公共文化服务机构。


走进今天的贵州省博物馆,观众仿佛置身于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海洋中,可以通过电子屏幕试穿不同民族的盛装,也可以通过视频亲眼目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活态展现,甚至漫步于中国南方地区特有的干栏式民居建筑中。随着科技的发展,博物馆开始通过不同的阐释手段找到新的观众。


为了响应今年国际博物馆日的主题,贵州省博物馆计划开发一套答题小程序,根据馆内的藏品、展览设计了10个问题,观众可以在观展的过程中寻找答案。


贵州省博物馆馆长陈顺祥希望用这种方式来开拓与公众沟通的新方式,让观众在观展的过程中带着问题思考,“我们会对全部答对的观众,给予一些文创奖励。”


此外,为了加强博物馆与公众之间的链接,从长远规划来看,博物馆已将“向不同的观众提供不同的产品与服务”一事提上日程。



在目前贵州省博物馆作出的尝试中,“贵博讲坛”主要针对具备一定专业知识的观众,从考古、民族文化、一带一路的角度选题,内容注重启发性和历史趣味性,从去年到现在已经推出了14期讲座。假期,则主要针对青少年群体,与社会教育机构合作邀请青少年走进博物馆对书画作品进行临摹评比、艺术教育等。


今年“五一”期间,“非常中文”的创始人李昊带领着一群孩子走进贵州省博物馆的《不朽之旅——古埃及人的生命观》大型文物展,结合展出的内容向孩子们讲授了不同民族文化下的“生死观”。


“这是一场关于时间的课堂,生死是人生最核心的命题,但在学校与家庭教育中都少有体现。在博物馆里,有了与古埃及人生命观的相关实物展出,对于生命的讲解会变得更加生动具体,我们一起探索相应的话题,引发孩子们对于生命更加深入的思考,对于相关文化更加深入的关注。应该说,博物馆是孩子们获得事实教育的很好的场所。”李昊说。


所见即所得。将这一互联网概念应用于博物馆与公众的链接中,可以理解为,在亲眼所见博物馆藏后所体察的价值与内涵,是一切印刷品、音像制品所无法比拟的。



2017年,贵州省人民政府印发《关于全面加强文物工作的实施意见》,指出“加强文物工作,对建设多彩贵州民族特色文化强省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计划到2020年全省将实现博物馆建设达到国家标准,显著提升馆藏文物利用效率,实现县县有博物馆”。


此外,《意见》还指出将充实博物馆公共文化服务功能,扩大公共文化服务覆盖面,逐步扩大国有博物馆纳入财政支持的免费开放范围,建设“贵州省流动博物馆”服务网络,推进博物馆展览进学校、进社区、进乡村、进企业、进机关、进军营。


博物馆+社区


对于博物馆来说,并不是所有新的链接都诞生于科技。在贵州,不少博物馆为了保持对社会的关切,将视野投向当地的社区,以及组成社区的多元群体。


1995年,中国和挪威两国政府联合在贵州省六枝特区梭戛乡建立了中国第一个生态博物馆——梭戛苗族生态博物馆。此后,中挪两国又携手建立了镇山布依族生态博物馆、隆里古城汉族生态博物馆、堂安侗族生态博物馆。至此,生态博物馆作为一种扎根于社区的“活体博物馆”,成为散落在贵州传统村落中的宝藏。


位于贵州省黎平茅贡乡北部的地扪生态博物馆,从2005年创立之初,便将周边十几个侗寨的村民的人生哲学、生产生活方式和生活礼仪,作为生态博物馆的组成部分。首任馆长任和昕希望通过修建这样一个博物馆,让当地的侗家人心甘情愿地守在老家,形成以侗族原生态文化为特色,生态旅游为产业经济导向的“人文生态博物馆群”,以促进侗族文化生态的保育。


生态博物馆并非要一成不变的社区,而是强调保护和保存社区内文化遗产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生态。作为生态博物馆中的重要因素,当地村民以其共同的语言,共同的经济生活,共同的文化心理创造了这片土地上灿烂的文化,因此离开村民的切身利益谈文化保护,只是流于形式,得不到村民真正的拥护。因此,对于生态博物馆来说,如何在保护文化的同时发展经济,改善村民的居住条件,提高村民的生活质量,是其面临的双重任务。



在过去的10年间,任和昕提出发现乡村价值、重估乡村价值、输出乡村价值的主张,地扪生态博物馆通过培育以乡土文化、乡村物产、乡间手艺、乡居生活为依托的乡村文化创意产业,促使茅贡乡的十余个传统自然村落走向文化创意小镇。


与此同时,走进今天的六枝梭戛苗族生态博物馆,尽管依旧是一派鸡犬相闻、怡然自得的景象,但梭戛村已对聚居的群众分批次进行移民搬迁,住进统一样式的砖瓦房,就近修建学校,也修通了公路,拉进了电线,接通了水管。


在这里,唯一不同的是几栋专用于苗家人生活文化展示的资料中心,仍是沿袭当地苗族旧民居风格而建的泥草房。


“我们不是只将民族的藏物简单陈列在建筑里,苗族同胞聚居的十余个寨子,都是生态博物馆的保护区域,他们现实生活中所传承的生存技艺、生活习俗以及文化信仰等,都是博物馆显现和保护的核心。”六枝梭戛苗族生态博物馆管理员熊光富说。


据悉,自六枝梭戛苗族生态博物馆开馆以来,很多学者、游客以及媒体慕名而来,打开了村寨与外界的联系交流。以前住着潮湿茅草房,过着封闭、贫困生活的族人们,如今都住上了干爽宽敞的砖瓦房,孩子们也走进了“三语”课堂,从小学习苗语、汉语和英语,但本民族劳作、节庆、婚嫁以及祭祀等习俗仍未改变。


从一栋公共的建筑,到一个独特的文化社区;从以文物为存,到为人而存;从一个静态的学科博物馆,到一个动态的社会博物馆。相较于传统博物馆机构,生态博物馆在贵州的涌现,是1984年《魁北克宣言》为诞生标识的新博物馆学运动的产物,其本身就代表着一种新方法、新公众。


博物馆+产业


在陈顺祥的计划中,希望在策展的同时推出本土的游玩路线,以便观众在看完展览后乘兴去实地看一看,通过博物馆这个平台将观众引流到文物的发源地,从而带动当地的旅游业发展。


“博物馆作为一个城市的文化窗口,是了解当地历史、文化的最好去处。游客们可以先观看博物馆,然后再去实地体验,以获得更加丰富的旅游收获。”贵州省文物局副巡视员张安琪与陈顺祥的计划不谋而合。


事实上,近年来,贵州博物馆依托旅游业的发展热潮,正逐渐延伸出“博物馆+旅游产业”的独特运营模式。除了向文物发源地引流,通过参与性、娱乐性的项目,提高游客对藏品的文化体验,并在一定的历史、艺术氛围下配套餐饮、购物、4D影院等多种功能,将博物馆本身打造成为具有独特魅力的知识型旅游产品。



其间,一大批产业博物馆成为了讲述贵州产业故事的窗口。它们的建立过程,是对产业文化的挖掘、整理、保护的过程。同时,博物馆建立后的延伸效应,又带来产业链拓展、品牌提升等反哺作用。这便是博物馆与产业之间所碰撞出的超级链接效应。


习水土城,在这个人口不到两万的集镇上,因拥有13个各类博物馆,成为中国博物馆最多的小镇。



贵商文化陈列馆、四渡赤水纪念馆、中国女红军纪念馆、赤水河盐文化陈列馆、赤水河航运历史展览馆……走进今日的习水土城,古朴的街巷、安详的居民,文化在这里看得见、摸得着,全方位向游客展示着土城的红色历史和丰厚的文化积淀。


其中,位于土城镇长征街、由习水宋池老窖酒业投资建设的民办公益性宋窖博物馆,是贵州省旅游部门推荐的贵州白酒文化旅游精品路线的一个重要参观点。


无独有偶,距离习水土城200公里的湄潭市,贵州茶工业博物馆里,正储存着中国现代茶产业的记忆。


1939年,民国中央实验茶场落户湄潭,意在通过西南交通要道——史迪威公路,出口长期以来备受国际关注的茶叶,以换取外汇购买抗战所需的枪支弹药。往后的10年中,湄潭成为了中国现代茶叶的科研和种植中心,诸如张天福、李联标、刘淦芝、徐国桢这样的茶界泰斗汇聚于此,并于1940年成功试制出“湄红”“湄绿”,每年以1万担至2万担的总产量出口海外。


历史成就了今日之湄潭。作为贵州茶业第一县,全国第二产茶大县,以及中国十大最美茶乡,对于茶文化遗产资源的挖掘、整理、保护和展示工作也在持续进行。



继2013年建成开放省内唯一的贵州茶文化生态博物馆中心馆之后,湄潭依托原民国中央实验茶场的旧址,与其间保存下来的红、绿茶初制、精制、红茶萎凋等数千件实物,建立了贵州茶工业博物馆。其中,两套保存完好的木质出口红碎茶生产线,不仅在全国属于唯一,就是在全世界也十分罕见。


在这些博物馆里,茶,勾连着湄潭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茶,也创造链接着湄潭人与自然、文化、经济、社会关系的纽带。


自开放以来,贵州茶工业博物馆先后接待了来自美国、俄罗斯、韩国、日本、德国、法国、非洲等国家,以及国内各省、市、自治区的专家、学者、游客等达60多万人次。其中,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研究员、从事茶叶机械和茶叶加工技术研究逾50载的著名茶学专家权启爱来此参观和考察后说:“我搞一辈子茶叶机器的研究。我敢说,湄潭茶场的机器,代表了我们国家从无到有、从低级到高级的发展历史。”


2018年5月6日,在湄潭县召开的2018中国·贵州国际茶文化节暨茶产业博览会开幕式上,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授予湄潭县“中国茶工业博物馆”的匾牌。



文/贵报传媒全媒体记者 曹雯

实习编辑/李佩珺
编审/李缨 陆青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