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贵州新闻网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贵报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625586
贵阳市宝山北路372号贵州日报报业集团大厦5楼
联系电话:0851-86625586
邮箱:JINGUIZHOU@163.COM
备案号:黔ICP备16004452号-2

【省报联动】贵州日报与解放日报、安徽日报、四川日报联合报道——聚焦精准扶贫 小康不落一人

2018-03-14 00:51        

下一步,将加快推动项目资金向深度贫困地区倾斜,聚焦贫困县,沉到贫困村,绑定贫困户,确保帮扶项目资金安排与对口地区贫困人口脱贫、贫困县摘帽、解决区域性贫困直接相关。

 

 

  精准脱贫,是三大攻坚战中对全面小康社会最具有决定意义的攻坚战。全面小康能否实现,关键取决于脱贫攻坚战能否打赢。

  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进一步明确了脱贫攻坚任务、举措和要求,为全国两会代表委员们指明了方向,增强了信心,鼓舞了士气。

  2018年,是贯彻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也是决胜全国建成小康社会、脱贫攻坚的关键之年,让贫困地区人口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中国共产党的庄严承诺,是最重要的政治任务,也是最大的民生工程。

  贵州、上海、四川、安徽,地处祖国不同区域的四省市,聚焦同一个话题——脱贫攻坚如何攻?同步小康如何实现?

  全国两会期间,本报与《解放日报》《安徽日报》《四川日报》推出联动报道,邀请了四位代表共话脱贫攻坚,讲述春天里的脱贫故事,论道蓝图里的脱贫路径。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扶贫办主任李建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扶贫和移民工作局局长降初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六安市市长叶露中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张兆安

  听,春天里的脱贫故事

  李建代表:我给大家分享一个贫困村的小故事。海雀村,地处贵州西北角。曾因一篇内参,惊动中央;因“苦甲天下”而震惊世人。过去,这里“一山挨着一山,一山高过一山”,百姓生活十分困苦。近几年,贵州将生态理念寓于产业扶贫中,造林植树,如今这里的森林覆盖率已达70.4%,农民年人均纯收入已达8943元。

  今年,村里还种下500余亩苹果树,全村人均纯收入有望突破万元。从“苦甲天下”到林丰叶茂的绝地突围。海雀,已成为全省生态建设脱贫攻坚战的一个样本。

  降初代表:大家一定都听过凉山的“悬崖村”。2016年5月,多家媒体报道了“悬崖上的村庄”,72户人家居住在那里。它位于800多米高的悬崖上,之前与外界相连紧靠一条藤梯。那个藤梯确实是悬,不仅走起来悬,连心里面都比较悬。

  通过一年时间的扶持,如今的悬崖村,“藤梯”换成“钢梯”,山上建了幼儿园,娃娃们上学不再“步步惊心”,还开通4G网、设立银行助农服务点,山上也在做种粮推广。最近又吸引社会资本,准备建一个峡谷旅游项目,已经开始启动实施。对悬崖村、周边的脱贫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带动。

  张兆安代表:至今,我仍对一张照片念念不忘,那是一片绚烂迷人的紫色花海。前年,我们24名在沪全国人大代表围绕“推进精准扶贫,打赢脱贫攻坚战”组成调研组,专程跑了贵州遵义和湖南湘西。在遵义市桐梓县杉坪村,我们看到了这片花海。当地村民依靠扶贫农旅一体化示范点建设,一举脱贫,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4500元增加到了2.5万元。

  在那次实地调研中,我们走村入户,倾听村民们对脱贫的心声和期盼。村民们听说我们来自上海,都会说声“谢谢”,充满感激,让我们走到哪都有回家的感觉。

  叶露中代表:我给大家说一个小故事。2016年4月底,习近平总书记到安徽视察时,走访贫困户陈泽申。陈泽申的儿子十几年前意外去世,他和孙子相依为命,生活艰难。政府利用互助资金在老陈家门前空地安装光伏电站,并安排其到护林员公益岗位。还帮助他养了20只山羊、1头黑毛猪。去年,陈泽申全家收入超过3万元,光荣脱贫,还成为国家形象宣传片《中国进入新时代》中的农民形象代言人。

  比,精准里的脱贫路径

  李建代表:围绕“精准”二字,贵州将其贯穿脱贫攻坚工作的始终。坚持精准识别。按照定量+定性+定程序“三定”工作方法,严格遵循“两公示一比对一公告”,做到不省一个环节、不落一个步骤。在脱贫攻坚“春季攻势”“夏季大比武”“秋季攻势”行动中,组织省市县乡村五级干部认真开展“回头看”,识别精准度进一步提高。

  坚持精准帮扶。根据致贫原因和基本情况,对贫困村贫困户精准落实基础设施建设、产业扶持、易地扶贫搬迁、教育培训、医疗卫生保障等措施。从县直以上机关单位选派7368名干部担任贫困村第一书记,选派4.3万名驻村干部,组成8519个工作组进驻贫困村帮扶。

  坚持精准退出。严格对标国家规定的贫困县、贫困村、贫困人口退出标准和程序要求,及时调整完善我省“十三五”脱贫攻坚滚动规划和年度计划。按照国务院扶贫办要求,集中两个月进行脱贫标注,据初步统计,有2300个村有望实现国家标准退出。

  降初代表:四川坚持把“精准”作为生命线,在对象识别上严格精准管理,力量调配上体现精准理念,扶贫措施上落实精准要求,脱贫摘帽上把握精准标准,力争时时处处做到精准。

  举一个实例。甘孜州炉霍县次郎村位于高寒地区,不适宜耕作,并且交通极为不便。炉霍县精准施策,探索创新出“飞地”扶贫模式。在县上其他海拔较低,土地平整的村建设蔬菜大棚。贫困村以产业扶持基金、对口援建资金等入股,负责大棚蔬菜种植和销售鲜水源公司以技术、管理等折资入股。村民每人持1股(贫困人口持2股。村里每年都有6万元保底收益。其中15%用作集体发展,余下的51000元,一半分给村里9户贫困户,户均可增收近三千元。

  叶露中代表:作为六安市来说,我们建立完善脱贫目标、领导、政策、责任、工作、投入、监督、考评、帮扶、产业等攻坚体系,对全市70.96万贫困人口、442个贫困村建档立卡,深入开展“重精准、补短板、促攻坚”专项整改行动和“七个不落,一个不少”脱贫攻坚大排查,逐村逐户逐人摸清核准基本情况、致贫原因、脱贫需求,因村因户因人制定帮扶清单,精准导向更加明确,真正扶到了点上、落到了根上。

  张兆安代表:东部地区支援西部地区,是我们国家的政治优势和制度优势,上海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上海与贵州遵义自2013年开展扶贫协作以来,聚焦贫困县、贫困村、贫困户精准施策。

  当基本温饱不成问题,当地农民不再仅仅关注补贴,更关心能否帮助他们发展,真正“拔穷根、强后劲”,也就是从输血变为造血。这就要求在精准上下更大功夫,针对各地不同的致贫原因,量身定制脱贫方案。

  在调研中发现,产业扶贫是从根子上改变贫穷、落后现状的有效路径。如务川自治县柏村镇后坝村,近年来通过上海的资金支持、产业帮扶,村集体经济实现“零突破”。4年前落户的上海企业申吉美羊羊公司承接了产业帮扶项目,推出“公司+农户”的畜牧业养殖新模式,79户贫困户受益,其中6户贫困户长期在公司上班,人均年收入达到3.6万元。

  干,蓝图里的同步小康

  李建代表:随着脱贫攻坚的不断深入,剩下的贫困人口大多是“硬骨头”,脱贫难度越来越大。当前,脱贫攻坚中最难的或者说任务比较繁重的是两个方面:一个是深度贫困地区的脱贫攻坚,一个是特定困难群体的稳定脱贫。

  我们从打好“四场硬仗”入手,奋力攻克决战点。一是打好以“组组通”为重点的基础设施建设硬仗。今年要建成通组硬化公路5万公里,92%的村民组通硬化路,深度贫困地区实现组组通;二是易地扶贫搬迁硬仗。全面开工2018年度132个易地扶贫搬迁项目,76万人全部搬迁入住,实现每户1人以上稳定就业创业;三是产业扶贫硬仗。今年尤其要抓好脱贫攻坚“春风行动”产业结构调整各项工作,推动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取得革命性突破。四是教育医疗住房“三保障”硬仗。继续压缩党政机关行政经费的6%用于教育精准扶贫,实现农村学前教育儿童营养改善全覆盖。全面落实“四重医疗保障”,提高贫困人口慢性病费用实际报销比例,确保贫困人口住院医疗费用实际补偿比达90%以上;完成20.64万户“危改”“三改”。

  降初代表:四川脱贫攻坚的重点在秦巴山区、乌蒙山区、高原藏区和大小凉山彝区,其中又以高原藏区、大小凉山彝区45个深度贫困县为坚中之坚、难中之难。45个深度贫困县中还有深度贫困乡镇422个、深度贫困村2126个。下一步,四川将聚焦深度贫困地区,进一步加码加力,鏖战深贫。

  未来三年,新增深度贫困地区财政扶贫资金300亿元,聚力推进住房、产业、就业、教育、健康、基础设施、生态扶贫“七大攻坚行动”,全面发挥好42个省内对口帮扶市县、92个省直部门、117所高校、39家医院、65户国企和金融机构帮扶作用。大力实施深度贫困县人才振兴工程,打造一支规模宏大、留得住、能战斗、带不走的本土人才队伍,力争一举攻克深度贫困坚冰,全面改写藏区彝区长期贫穷落后历史。

  叶露中代表:我认为六安市脱贫攻坚战的重点和难点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是时间要求紧。截至去年底,全市还有贫困人口23.86万人、贫困村185个,贫困发生率4.76%。实现“全力攻脱贫、全省赶平均”目标,时间紧迫。二是贫困程度深。六安有2个省级深度贫困县,34个省级深度贫困村,是脱贫攻坚的坚中之坚。三是巩固压力大。目前未脱贫人口中有70%以上分布在非贫困村,且都是深山区、行蓄洪区、边远地区,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发展、公共服务等滞后,大多数贫困人口需要依靠特惠性兜底政策才能脱贫,稳定脱贫难度大,防范返贫压力重。

  我们将坚持问题导向,着力抓好干部队伍这个决定因素、着力寻找产业发展这个根本出路、着力导通基础设施这个受困瓶颈,一锤接着一锤敲,一件接着一件干,使老区人民早日脱贫。

  张兆安代表:打好脱贫攻坚战需要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要更好整合社会资源,鼓励社会力量围绕产业合作、劳务协作积极作为。

  中央要求、当地所需、上海所能。目标十分明确:上海要助推东西部扶贫协作的贵州省遵义市在2020年前实现现行标准下贫困人口脱贫、贫困县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下一步,将加快推动项目资金向深度贫困地区倾斜,聚焦贫困县,沉到贫困村,绑定贫困户,确保帮扶项目资金安排与对口地区贫困人口脱贫、贫困县摘帽、解决区域性贫困直接相关。在产业扶贫、消费扶贫、旅游文化扶贫、金融扶贫等方面持续用力,找准上海与遵义产业合作的突破口,畅通普通市民参与扶贫协作的“互联网+”渠道。

  晒晒成绩单:

  贵州:过去5年,贵州累计减少贫困人口670.8万人。2017年,就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23万人。贫困发生率从10.6%降到7.75%。赤水市成为我省首个脱贫摘帽县,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进展。

  安徽:到2017年底,六安市累计实现48万贫困人口脱贫、257个贫困村出列,贫困发生率由13.84%降至4.76%。

  四川: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从625万人减少到2017年底的171万人,减贫幅度达到70%以上,贫困发生率从11.5%下降至2.7%,实现20个贫困县摘帽、6206个贫困村退出。

  上海:2017年,上海市地方财政投入援遵资金1.839亿元,并引导社会帮扶资金,92%投入脱贫攻坚领域。全年引导企业赴遵义投资共计569000万元,帮助引进各类企业投资项目47个。


文/ 贵州日报记者 赵勇军

解放日报记者 谈燕

安徽日报记者 汪国梁

四川日报记者 阳帆

编辑 李楠 李悦欣

编审 李劼

 

返回顶部